老板用人的思考(齐桓公问管仲)

  管仲与鲍叔牙等大臣辅佐齐桓公成就霸业,呕心沥血.而当管仲病重时,桓公担心没有合适的人选接替他的相位,便来到管仲病床前,问政于管仲,当时大夫宁戚、宾须无已先后去世,桓公问“鲍叔牙如何?”,管仲答“鲍子是个正人君子,他善恶过于分明,如果仅仅是好善尚可,但他记人一恶,终身不忘,没有人能容忍得了”;桓公问“隰朋如何?”,管仲答“隰朋不耻下问,过家门而不忘国事,是很好的人选.只可惜他与我形同喉舌,我一死,他恐怕也活不了多久的”;桓公问“易牙如何?”,管仲答“易牙为了迎合君王的口味,不惜杀掉亲生的爱子,做成美食给你尝鲜.但,人情莫爱于子,他对儿子如此,何况于君呢”;桓公问“竖貂如何?”,管子答“竖貂不惜阉割自己的身子,来尽心侍候君王.但,人情莫重于身,他对自己的身体如此,何况于君呢”;桓公问“卫公子开方如何?”,管仲答“开方舍弃卫国的侯爵,前来投奔齐国,其父母去世,也不回去奔丧.但,人情莫亲于父母,他舍弃千乘之国,其势必有超越千乘国的贪婪”.桓公不解地说“平日里,没见过他们有什么贪图呀”,管仲说“平日里,他们之所以不会张狂,是因为我等老臣在,而我等一旦去了,他们就会专权的”.   管仲去世,桓公拜隰朋为相,果然,不到一年,隰朋也去世了.桓公任用鲍叔牙为相,可是,桓公离开了易牙等三人,竟然饭不香、睡不安,不久,就又重用起易牙三人.鲍叔牙愤愤不平,从政不到二年,就忧愤而死.由此,易牙三人专权自高,各树其党,争权夺利,全不把桓公放在眼里.以致,桓公孤零零地死在深宫,其死尸在床67日无人搭理.齐国也因此陷入动荡、战乱。


韩非子 难一

分享 :